( )

    心念一动,秦殊匕首离开绿柔的脖子,缩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那些愤怒的玄兽顿时平静下来。

    秦殊低声对绿柔说:“现在你命令它们过来……”

    绿柔古怪地看看他。

    秦殊一笑:“你还没发现吗?你对它们来说,似乎是位异常尊贵的主人!如果你能号令玄兽的话,那你瞬间就会成为尘外之境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尘外之境那么多玄兽,你能集结,并且号令,你打一个喷嚏,就足以让整个尘外之境颤抖……”

    “不可能吧!”绿柔声音结结巴巴的,“我……我怎么可能号令得了它们?”

    “试试!”

    绿柔只好点头,看看那些玄兽,轻咳一声:“请……请你们回来!”

    那些玄兽听了,果然都慢慢回来,平时散乱的野兽,竟有些军队的感觉,令行禁止。

    来到小楼前,又纷纷趴下来,对着绿柔低下头,异常恭敬!

    绿柔简直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在她心里,除了奇脉武者,这些庞然大物就是尘外之境最让她害怕的存在了。

    但现在,却能命令这些强大的存在,真是万万没有料到!

    秦殊却越发激动,又对绿柔说:“现在,让它们对我发动攻击!”

    绿柔听了,吓了一跳,赶紧摇头。

    秦殊低声说:“就是试探一下你对这些玄兽是不是有绝对的控制权,如果真能命令它们发动攻击,你真的将震撼整个尘外之境……”

    “可是万一……”绿柔实在不敢冒险。

    秦殊笑了笑:“如果你能命令它们发起攻击,自然也就可以命令它们停下,相信我……”

    看着他寒星般的双眸,绿柔感觉自己整个身心都被占据,下意识地点点头。

    转头看看那些玄兽,对着秦殊一指:“现在,对他发动攻击!”

    说完,提心吊胆地看着。

    只要这些玄兽有些动静,立刻命令它们停下。

    但意外的是,那些玄兽没有任何动静,还在那里趴着。

    秦殊不禁有些失望,这些玄兽竟然不接受绿柔的攻击命令,这么看来,似乎只是在保护绿柔。

    手腕上的小刺猬再次变作利刃,放到绿柔的脖子上。

    那些玄兽立刻有了反应,纷纷起身,愤怒地看着秦殊,很快进入攻击状态。

    但秦殊把小刺猬缩回去,它们立刻就平静了。

    看来它们的使命就是保护绿柔,而不是绿柔可以随意掌控、随意指挥的部下。

    但是谁给了它们这个使命,让它们保护绿柔?

    只保护却不受绿柔的支配,那绿柔有没有机会掌控它们,有没有办法更进一步,把它们变成真正的部下?

    一时间,疑惑纠缠。

    这个时候,肚子忽然咕噜噜叫了起来。

    绿柔听到,忙关心地问:“少侠,您饿了吗?”

    秦殊苦笑:“从我苏醒过来,一直没有停下,却粒米未进,应该是饿了……”

    “正好,这里有些五谷豆!”

    药香村的人出去卖了草药,买了一袋五谷豆回来,依然分毫未动,放在楼梯上。

    秦殊奇怪:“这里除了五谷豆,没有别的吃的东西了吗?”

    绿柔摇摇头:“尘外之境气候变化太大,一天就有四季的变化,前一刻烈日炎炎,下一刻可能就风雪弥漫,又到处崇山峻岭,荒漠沼泽,只有五谷豆可以存活。除了五谷豆,就只能打些野味了!”

    才说完,听到秦殊肚子又叫起来。

    鼓起勇气,走到楼梯那里,把那袋沾了鲜血的五谷豆拿过来。

    从里面拿出一粒,用手帕细细地擦干净,送到秦殊面前。

    秦殊看了看,这五谷豆也就黄豆大小,灰色,看起来平平无奇。

    放到鼻子跟前闻闻,也没什么味道。

    奇怪地问:“得吃多少能饱?”

    “吃这一粒,就够好几天的!”

    “什么?这么小小一粒,够好几天的?”

    绿柔点头:“少侠,看来您真不是尘外之境的人,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五谷豆在严苛的环境下生长成熟,三年才能收割,含有丰富的能量,哪怕一粒,都很管饱的,不信您试试……”

    秦殊听了,终于把这灰不溜秋很不起眼的东西放到了嘴里。

    还真是什么味道都没有,那感觉,就像嚼着泥巴。

    但咽到肚子里,感觉肚子顿时充盈起来,饥饿的感觉瞬间消失了

    “少侠,怎么样?”绿柔轻轻问。

    秦殊苦笑:“这五谷豆还真是奇葩,这么一袋的话,岂不是够咱们吃个一年半载的吗?”

    绿柔好奇地眨了眨眼睛:“奇葩是什么意思?”

    秦殊摇头,茫然地说:“我也不知道,顺口就说出来了!你不来一粒吗?”

    绿柔忙摇头:“我不能吃!”

    “为什么?”

    “我吃这些东西,肚子会很不舒服,会呕吐,还会生病!”

    秦殊奇怪:“那你吃什么?”

    “药草!比如这个……”

    绿柔指了指旁边窗户上吊着的一盆花,“这叫刺心玫,是种毒草,但也是种草药,我吃这个没问题,哪怕有毒性,身体也不会有任何不舒服!”

    素手伸出,摘了刺心玫的一个花瓣,放到小巧的嘴巴里,慢慢咀嚼。

    吃得似乎很享受,微微眯起眼睛。

    那种享受的神色,简直让人怦然心动。

    吃掉一个花瓣,又摘掉一片叶子,用手帕细细地擦干净了,也给吃下去。

    秦殊苦笑:“这么看来,你还真不是人类,毒药竟然都可以当食物!”

    “让少侠您见笑了,我本来就如此,想陪少侠您吃五谷豆都不敢!”

    “不,这是你的能力呢!”

    两人淡淡地说着话,神态却亲密。

    周围那些玄兽看着,大概觉得绿柔没什么危险了,开始缓缓退去。

    最后退去的是战甲狮,往后退了几步,转身跑走。

    犹如行个礼,然后再退下去。

    烟尘滚滚,那些玄兽很快走得一干二净。

    秦殊回头看看,暗暗叹息,这些玄兽对绿柔只保护,而且只有绿柔流了血才会出现,价值就小得多了。

    绿柔流血的情况下,一般就是遇到了危险,等它们赶到,或许已经死了。

    而且,只有看到对绿柔造成危险,才会发动攻击,不会主动发动攻击。一旦危险解除,也就安静下来。

    即便自己真是绿柔的敌人,要杀掉绿柔,看到它们赶到,大可以放弃,留在绿柔身边,只要不做出对绿柔危险的举动,它们就不会攻击。

    那干脆等它们离开,再攻击就是。

    虽然声势浩荡,保护作用其实没那么大。

    真要充分发挥它们的价值,必须对它们的控制力加强,可以命令它们主动发起攻击才行。

    但该怎么办呢?

    看看绿柔,这事还得从绿柔身上着手,绿柔身上实在隐藏着太多秘密。

    这么想着,绿柔依然在很优雅地用餐,一盆花,很快叶片和花都给吃个干净,只留下光秃秃的茎秆。

    大概怕秦殊笑话,忙说:“这刺心玫生长很快,叶片和花朵很快就会生长出来的!”

    才说完,忽然秀眉皱了皱,一张嘴,吐出个小小的气泡来。

    像是鱼儿在水中吐出的泡泡。

    秦殊吃惊:“你怎么了?不会中毒了吧?”

    正常人谁会嘴里无缘无故吐出个小泡泡呢?

    “没有,少侠您别担心!”绿柔脸色绯红,大概觉得这件事很不雅,轻轻说,“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吐出个小泡泡来,不过,这次间隔的时间好像有些短!一般两三个月才有一次,上次是十天前,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少侠,我这个实在很古怪,让您笑话了,但我也不想的,身体就这样……”

    秦殊看看,那个气泡还在飘着,被风一吹,似乎就要飘远。

    忽然好奇,伸手给抓了过来。

    张开手,看那气泡剔透,很有质感,犹如清澈的翡翠。

    气泡里有一点亮光,仿佛澄澈夜空的一点寒星,又如一粒闪亮的珍珠,很是漂亮,简直像是水晶制作的工艺品。

    秦殊忽然心中一动,绿柔是药之精灵,身体就像一颗绝世丹药,她的血液可以解毒,抱着她可以提高修为,这个东西是她嘴里出来的,会不会也有些惊人的效果?

    忙开启真幻之瞳看去,顿时脸色变了。

    肉眼看到的这个气泡就是很漂亮很特别的气泡,但在真幻之瞳看来,气泡里面却盈动着强大的能量。

    能量之大,差点让他冒出冷汗。

    因为如果激发这些能量爆炸的话,这个小楼瞬间就会夷为平地。

    太惊人了,这么强大的能量竟然会在这小小的气泡里!

    绿柔见秦殊盯着这小小的气泡看个不停,越发羞涩,毕竟这东西是从自己樱唇里出来,好像自己的口水似的,被秦殊这么研究,实在觉得不好意思。

    忙轻轻一推秦殊的手:“少侠,您……您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气泡立刻从秦殊手里飞起来,随风向空中飞去。

    碰巧,一只庞大的飞禽俯冲下来。

    大概饿极了,看到秦殊和绿柔,就把秦殊和绿柔当做了食物。

    那飞禽羽毛漆黑,看起来像是一团黑云。

    此时,翅膀收敛,正在全力俯冲,两只利爪张开,比秦殊还大。

    一只爪子抓一个人,绰绰有余了。

章节目录

风流狂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夕渔樵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夕渔樵话并收藏风流狂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