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二天赵然依旧是一大早就带着贵哥出去了。

    他骑着马翻过独山, 去见江绣派来的那两千亲兵的统领。

    见了那位统领, 赵然才发现这位统领原来是江绣的嫡亲弟弟、江大姐儿的亲叔叔江锦,心中更是感佩。

    与江锦恳谈一番之后,赵然与江锦做好约定, 这才与贵哥一起离开了独山。

    赵然骑着马往宛县县城方向而去。这一路上他一直没有说话。

    贵哥知道赵然一定是在筹划着什么,便没有说话。

    快到城门的时候, 赵然忽然含笑看向贵哥,声音温和之极:“贵哥, 帮我个忙, 好么?”

    贵哥凭这么多年与赵然斗争的经验,觉得赵然这笑不是好笑,便道:“说吧, 什么事?”反正到最后他总是会被赵然说服的, 还不如一开始就听赵然的。

    赵然大笑着伸手在贵哥身上拍了一下:“好兄弟!”

    又一脸神秘:“你先答应我,我晚上再和你说是什么事!”

    贵哥索性破罐子破摔, 不做任何反抗——反正赵然也不会坑他——直接答应了:“好吧!”

    赵然笑着看了贵哥一眼, 觉得有这样一个一起长大的好兄弟,真心不错——他预备明日一早送母亲前往独山,李妈妈和梅姑姑肯定是跟着母亲去侍候的,到时候家里就没人做饭了,得麻烦贵哥了!

    傍晚时分, 银冠白袍玉人一般的赵然,骑着马带了随从打扮的贵哥,直接去了县衙东厅, 预备接父亲赵卿回家。

    赵然跟着小衙役进东厅的时候,捕头蔡一彤正在向赵青回潦河镇发生的一起抗租案,见小衙役引了赵然进来,忙道:“大人,要不卑职明日再谈?”

    赵青抬眼看了儿子一眼,道:“公事重要。”

    赵然在父亲面前总是格外的乖巧,父亲不发话,他便老老实实负手立在雕花长窗边,竖着耳朵听着父亲和蔡一彤的对话,眼睛却透过长窗上的雕花格子看着庭院中的夹竹桃,看上去悠闲得很。

    蔡一彤偶然间看赵然一眼,发现赵然负手而立,白衣银冠,面容俊俏,身材细高挑,实在是难得的美少年,心中也很有好感。

    等公事谈罢,他便陪笑开口道:“大人,贱内在后花园里种了几品木槿花,如今木槿花盛开,贱内打算明日在家中办一场木槿花会,席面是在潦水楼预订的,唱的也是从教坊请来的,预备得还算用心……不知夫人肯不肯赏脸莅临寒舍?”

    蔡一彤的妹子正是雷予宸的填房,雷予宸打算借他家做东道主,请赵县尉的夫人过去,让赵夫人见见雷家大姑娘。

    赵青闻言,抬眼看向赵然。

    赵然施施然走了过来,笑盈盈道:“蔡叔,还真是不巧啊,我母亲明日要我陪着去独山烧香呢!”

    赵青闻言,瞪了赵然一眼,一脸肃然看向蔡一彤:“真是不巧啊!”

    蔡一彤忙道:“没关系没关系!日期是可以改的,不知赵夫人何时有空?我让内人给夫人下帖子!”

    赵青想了想,道:“内子在永平县大约住三四日就回来了,不如把时间安排在四日后?”

    蔡一彤欢欣异常,当即同意了。

    赵然最善于活跃气氛,见父亲和蔡一彤定下了日期,便和蔡一彤闲聊了起来,片刻后,他便纠结了蔡一彤、许羽衡和荣子安等人,一起去了潦水楼吃酒去了。

    赵青习惯了这样的赵然,倒是没说什么,自己带了丁小五回家去了。

    回家之后,赵青提都没提蔡一彤妻子要求慧雅参加木槿花会的事,而是和慧雅说起了赵然明日要送她去独山之事。

    慧雅一听便明白了,低声问赵青:“阿青,是不是这几日宛县有大事要发生?”

    赵青揽住慧雅,把她抱在怀里,低低“嗯”了一声。

    宛县的事在他看来不是大事,可是就赵然来说,却不是小事了,所有赵青赞同赵然把母亲送走的决定。

    慧雅见赵青神情凝重,便道:“我离开也好,不过阿青,你和然然也得注意安全!”

    她也不想成为丈夫和儿子的拖累。

    夫妻俩正在卧室内絮絮地说着话,小梅在外面禀报道:“夫人,东隔壁何娘子过来了!”

    慧雅忙笑着推开赵青,立在妆镜前理了理发鬓,这才出去迎客去了。

    何娘子随着慧雅进来,见李妈妈和小梅都在收拾行李,忙道:“呀,你们家难道要搬走?”

    慧雅笑了:“哪里是搬家啊!明日一早我要去独山烧香,然后再去永平县亲戚家住两日!”

    何娘子听了羡慕极了,埋怨慧雅道:“去独山烧香,为何不约我同去?”

    慧雅忙安抚她:“我这次去独山烧香只是个由头,其实主要是为了去永平县看望亲戚。”

    回到家里,何娘子让小丫鬟去看银姐儿在做什么,支走了小丫鬟,自己却进了丈夫的书房。

    她丈夫包学官正在书房内打谱,见她进来,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看棋谱:“打听到什么了?”

    何娘子低声笑着道:“哪里有什么?雷家的人也太谨慎了,人家孙娘子是要去独山烧香,然后再去永平县探望亲戚,说是住两日便回来了!”

    包学官眼睛依旧盯着棋谱:“人家能把生意做到这么大,不谨慎怎么行?”

    何娘子实在是太好奇了,走到丈夫身边问道:“雷家虽说看上了赵家的小哥,可是人家是定过亲的……这样不太好吧?”

    包学官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咱们看热闹就行了!”

    何娘子点了点头,道:“我这就让婆子去雷家回话。”

    第二天天一亮,赵然便骑着马护送着母亲的马车出城往独山方向而去。

    慧雅带着李妈妈和小梅坐在车中。

    说实在话,慧雅是有些担心的,可是李妈妈和小梅得了赵然的叮嘱,陪着慧雅有说有笑的,再加上赵然隔三差五的捣乱,时间过得很快,似乎没过多久,便到了独山。

    江锦按照昨日和赵然的约定,接了慧雅安置在山下别业中,派了二百名亲兵扈卫。

    安置好母亲,赵然带着贵哥直奔宛县。

    到了和雷予宸约定好这日,赵青依旧一大早便带着丁小五去县衙点卯去了。

    赵然待父亲离开,催着贵哥去厨房准备早饭。

    贵哥做早饭的时候,赵然又睡了个回笼觉,这才起床洗漱。

    刘师中带着两个小厮来到赵家的时候,赵然正与贵哥一人捧着一碗胡辣汤在喝。

    赵然吃得很慢,贵哥喝得很香。

    见是刘师中,赵然眼珠子一转,笑嘻嘻道:“刘二叔,还没用早饭吧?”刘师中是他父亲的亲信刘秀中的弟弟,他自然是叫刘二叔了。

    刘师中还没用早饭,便道:“没呢!”

    赵然灿然一笑:“一起吃吧!”

    他看向贵哥:“贵哥,给刘二叔盛一碗吧!”

    贵哥屁颠屁颠去盛胡辣汤去了。

    刘师中在方桌边坐了下来。他刚拿起勺子喝了一口就差点吐出来:“好辣!”好难喝!

    贵哥:“真的难喝么?”他觉得挺好喝啊!

    刘师中点了点头:“好难喝!”

    贵哥:“……”

    赵然大笑,贴心地拿了一根油条递给了刘师中:“二叔吃油条!”

    又笑道:“二叔,自己要的胡辣汤,再辣也得喝了呀!”

    刘师中:“……”

    他都要被辣哭了,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赵然还这么促狭?

    早饭是贵哥被赵然赶进厨房去做的,胡辣汤辣得人简直要跳起来,赵然独辣辣不如众辣辣,成功地引诱了刘师中和他一起受苦。

    一刻钟之后,赵然等人一起出了门,骑着马往河街赵然的成衣店而去。

    刘师中在赵然店中盘桓了大半日,到了傍晚时分,许羽衡带了两个伴当也到了。

    一直到了亥时,一身光鲜的赵然、红光满面的刘师中和得意洋洋的许羽衡一起骑着马往雷氏茶楼而去。

    贵哥等随从和伴当都跟在后面。

    不多时走过宛县县衙,一幢灯火辉煌的大茶楼便进入众人眼帘,正是宛州最大的茶楼雷氏茶楼。

    到了雷氏茶楼前面,赵然骑在马上游目四顾,在看到大红灯笼下立着的一身粗布衣服装作卖柴人的顾凌云的那一瞬间,他有些躁动得心瞬间平静了下来,俊俏的脸上笑容灿烂,潇洒地从马上下来,与下楼迎接的雷予宸拱手致意。

    雷氏茶楼三楼雅间内灯火通明,中间的八仙桌上摆着精致的茶果点心,却无人有心品尝。

    茶过三道之后,雷予宸命人取出了一叠银票,含笑递给了刘师中。

    刘师中转手便给了赵然:“小兄弟替老哥看看!”

    赵然接过这叠银票,随手取了一张,凑近八仙桌上的烛台看了起来。

    刘师中、许羽衡和贵哥瞬间都屏住了呼吸。

    雷予宸和蔡一彤脸上虽然都带着笑,却也有些紧张。

    赵然仔细看了看,确定这是一张假银票。

    他抬头微微一笑,把手中的银票摔在了八仙桌上。

    在赵然摔下银票的同一瞬间,贵哥直扑雷予宸,而刘师中和许羽衡直奔蔡一彤。

    雷予宸见势不妙,大吼一声:“来人啊!”

    一群茶楼伙计举着刀冲了进来,却发现雷予宸和蔡一彤正在与客人缠斗在一起,根本没法加入。

    刘师中和许羽衡还没制住蔡一彤,贵哥却已经擒住了雷予宸,用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雷予宸颈上,逼退了众人。

    茶楼的掌柜见状,早吩咐两个小伙计分别去县衙和守备府寻知县大人和守备大人。

    知县李志浩接到雷予宸被擒的消息,第一反应便是点齐衙役,预备去雷氏茶楼支援。

    谁知他刚率众出了县衙,便发现县衙大门已经被一群举着火把的青衣人堵住了,而为首的那人正是县尉赵卿。

    去守备府报信的雷氏茶楼小伙计没跑多远,便被几个青衣人擒住了。

    与此同时,城外的守备营也被江锦带着人马围住了。

    李志浩此时狗急跳墙,高声道:“大伙儿上啊!”

    这些衙役被他用金银喂了许久,自然听他的话,都随着他冲了上去。

    双方开始厮杀。

    赵然这边的战斗很快便结束了。

    顾凌云贵哥擒住雷予宸和蔡一彤,顾凌云手下的禁军擒住了雷氏茶楼的打手们。

    赵然与顾凌云刘师中带着人去了雷予宸家,那里是雷予宸的老巢,而贵哥则与许羽衡带着人去县衙支援赵青。

    这时候县衙的战斗也快要结束了,化装混进宛县的禁军在赵青的指挥下,以绝对的优势砍杀了知县李志浩的亲信,生擒了李志浩。

    赵青从马上下来,立在县衙大门口的老柳树下,丁小五举着火把站在他身侧。

    李志浩被禁军捆绑着带到了赵青的面前,他嘶吼着问赵青:“贼人,你到底是谁?”

    这时候火把快要烧完了,周围渐渐暗淡了下来,赵青没有答话,而是冷静地吩咐身边的丁小五:“换新火把过来!”

    黑暗中藏身在柳树树冠中的仵作张显悄悄探身出来,手中握着的尖刀映着黯淡下来的火光闪了一下。

    就连县衙中多年的同僚也不知道,张显其实是李志浩多年的亲信,李志浩一到宛县任上,便把他安置在县衙中做了仵作。

    张显常常表现出对知县李志浩的不满,没人会想到他居然是李志浩的亲信。

    贵哥带着人骑着马疾驰而至,在距离县衙还有五丈远的时候,贵哥发现赵青头顶的树冠中,似乎有刀光闪了一下。

    他当机立断,从马上飞身扑了过去,在撞开赵青的同时,贵哥手中的长刀向上抛了过去。

    随着一声惨叫,张显瘦小的身子从柳树树冠中落了下来,当下便被丁小五一脚踩住了。

    贵哥这才起身,搀扶起了赵青:“大人,您没事吧?”

    赵青摇了摇头,道:“赵然开始收网了?”

    贵哥忙拱手行礼道:“禀大人,公子已经开始收网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在赵然的指挥下,在宛县经营了五年的李志浩雷予宸□□集团全军覆没,涉案人数达五百六十八人。

    随着吏部新派来的知县和县尉的到任,慧雅依依不舍离开了宛县,随丈夫赵青和儿子赵然回了京城。

    到达东京的当天晚上,慧雅便见到了永泰帝穆远洋。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八月十四了,中秋节快要到了。

    这天晚上,慧雅命人在后花园画堂春的亭子里摆上精致席面。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半空,整个画堂春笼罩在月亮的清辉之中。

    碧水中央宫廷乐师的笛声和歌女的歌声飘飘渺渺,隐约传来:“……满城风雨近重阳。夹衫清润生香。好辞赓尽楚天长。唤得花黄。客胜不知门陋,酒新如趁春狂。故人相见等相忘。一语千觞……”

    赵青与慧雅坐在一处,赵然陪着穆远洋坐在一处,四人围坐在亭子里的玉石桌边,一边谈笑,一边吃酒。

    吃酒到了酣处,赵青凝视着身边的慧雅。

    慧雅打扮素淡,满头乌发梳了上去,挽了一个百合髻,插戴着一支红宝石花簪,身上是绣梨花的桃红对襟长夹衣,下面是一条月白百褶裙,在月光下愈发显得乌鬓如云面如梨花身段苗条,清雅美丽得很。

    他伸手握住慧雅的手,望着月光下的慧雅,低声道:“慧雅,我爱你。”

    慧雅心中甜蜜无限:“阿青,我也爱你!”

    穆远洋在对面看到了,不由暗笑道:阿青与慧雅年纪老大了,真肉麻啊!

    转念间,穆远洋想起了赵然的婚事。

    他深知慧雅对于赵青和赵然父子俩的影响力,因此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办法。

    穆远洋故意支走赵青和赵然父子俩,而他则认真地和慧雅谈起了赵然的婚姻大事。

    他看上了黄太尉的孙女,觉得此女堪为赵然正妻。

    慧雅只有一个坚持:“陛下,此事得让赵然自己做主。”

    穆远洋见拗不过她,只得答应了慧雅,自己怏怏地去寻赵青赵然去了。

    一个月后,永泰帝正式颁布旨意,赵然担任开封府尹,统揽京城一应行政、司法、民生要务。

    初冬细雨中,赵青和慧雅再次抛弃了儿子赵然。

    赵青则带着慧雅,前往鲁州上任去了,他这次担任的是鲁州通判一职。

章节目录

画堂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林漠漠烟如织并收藏画堂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