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在作者有话要说, 后续再有的话都更在这一章, 全部免费。app用户看不到的话, 点右上角选择“显示作者有话要说”, 就能看到啦。

    唔,系统默认一章不能少于167个字,那就再啰嗦几个字。

    关于拜星教,前面有暗示, 跟摄影师和外星人都有关。不过他们冲击博物馆,肯定都会被抓的,后续就没有再赘述。高爸爸已经完犊子了,番外可能会提一下下。

    新坑要写什么还没想好, 决定了会开预收的。收藏一下作者专栏,或者关注一下微博, 方便获得消息哦。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1画室

    高雨笙没有要父亲留下来的房产,都给了弟弟,自己依旧住在玉棠湾。

    玉棠湾的洋房,翟辰每个角落都去过,除了那间一直紧锁的画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这个翟辰很理解,就算是同床共枕的人,也是需要保留一些空间的。所以,即便以主人的身份住进了这个房子,他始终没有打开过那间画室。

    可凡事总有意外。

    这天,翟辰正在后院喂鸡,眼瞧着一只野猫从画室没关的窗户钻了进去,赶紧过去追。画室里都是天赐的宝贝画作,弄坏了可怎么好。

    翟辰趴在窗户上伸手拽猫尾巴,那猫狡猾得很,刺溜一下就钻进了画架底下,“咣当当”打翻了画架旁边的笔刷筒。

    “小畜生,给老子等着。”翟辰撑着窗台,翻身爬进去。

    那猫缩在架子底下瞧他,摇晃着尾巴试图挑衅。翟辰活动了一下手指,轻手轻脚地靠近,一招猴子捞月抓向小贼。

    “喵!”猫突然发了神经,猛地炸起背上的毛,猛地窜起来,四爪划地窜上了柜子顶。

    翟辰一把捞住画架,才没有发生画纸掉在颜料盘上的悲剧。可柜子上的画夹就遭了秧,被猫爪子蹬下来,里面的画作呼啦啦掉出来,铺了满地。

    “祖宗啊!”翟辰咬牙,一跃而起,牢牢抓住了一条猫腿,在杀猫般的惨叫中把这位不速之客扔出了窗户,重新关上纱窗。

    回头看看乱成一团的房间,简直一个头两个大。按照高雨笙的性格,这些画作肯定都是有顺序的,现在他这么一整理肯定乱了。这瓜田李下的,要说他没偷看过这些画,他自己都不信。

    算了算了,发现就发现吧。先把东西收拾一下,免得受潮,一会儿再给高雨笙打个电话说一声吧。

    落在最上面的,是一张星空图,画的很是漂亮。并不是世界名画那样的浓墨重彩,也不是描绘流星“祸斗”的,这看起来更像他们小时候在房顶上看的星空。纯净的黑幕上,散落着难以计数的繁星,明暗有别,大小各异。视野的底部,是茂密的树冠和一只指向天空的小手。

    第二张,是一片树林。灌木丛生的林子,枯枝败叶铺满地面。一棵长得不是很直的树底下,用树枝、藤条围了个小圈子,里面放着一只毛茸茸的小黄鸡。

    第三张,是一片平地,几个衣衫破烂、脏兮兮的小男孩,正围成一圈拍卡片。其中有一个小孩跟周围很不一样,他长得很白,比周围的人都要干净。他似乎是赢了,正举起一只手欢呼,眼睛却是看向画面之外,也就是看着作画的人。

    ……

    这是,他和天赐在那个村子里的生活。翟辰都没这么细致的记忆了,现在看起来觉得颇有意思。画的后面标有日期,都是两年前画的,难以置信那家伙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一张张收好放回原位,瞥见了旁边的画夹。这个看起来有些老旧,外壳上写着年份,是雨笙12岁时画的。

    小孩子画的,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吧?翟辰心痒难耐,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将魔爪伸向那个旧画夹。

    这里面的画,笔触明显稚嫩很多,大部分都没有上色,用的铅笔素描。而画作的内容……

    第一张,几个小男孩在平地上拍卡片。

    第二张,树林的灌木丛中,一只小黄鸡。

    ……

    整个画架里的画,跟上一个画夹里的一模一样。只是画法不同,细节稍有出入。

    翟辰惊呆了,又换了一个画夹来看,14岁的画夹,一模一样;16岁的画夹,一模一样。

    这家伙,每隔一年,就把所有的画都重新画一遍。而所有的画,都在记录他俩在山村里的生活。仿佛是怕自己忘了,一遍一遍地重复,一遍一遍地增加细节。

    “这么喜欢哥哥呀。”翟辰捂住心口,觉得这行为无比可爱又无比叫人心疼。

    重新把画册放好,翟辰拿出手机,准备跟雨笙说一下,自己不小心进了这间画室。播下号码,目光瞟到了画架上那副还没完成的化作,嘴巴渐渐长大。

    那是一副色彩明丽的画,背景是一堆柔软的织物,上面躺着一名裸男。没错,是裸男!修长白皙的身体,微微弓起,漂亮的肌肉紧紧绷着,脸上的表情似痛苦更似欢愉。

    这图画得着实很妙,仅仅完成了上半身就差点把翟辰看硬了,如果这画上的脸不是他自己的话……

    “小混蛋,难怪一直不让我进这屋,合着偷偷画哥哥的黄图呢?”翟辰被气笑了,直接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哥哥?”

    电话不知道何时已经接通了。

    翟辰卡壳了一下:“咳,那什么,刚有只野猫爬进画室,我来抓猫。”

    “咔哒。”门从外面打开,高雨笙竟然已经进屋了,耳边贴着手机,站在画室门口看他:“那个,是艺术品,不是黄图。”

    声音分别从空气和电话中传来,双重效果,把翟辰给定在了原地。

    两人都有些窘迫。也不知道私闯禁地和偷画黄图哪个更尴尬。

    “既然哥哥看到了这张,这屋子也没什么不能进的了。”

    “画就画吧,哪儿哪儿你都看过,不怕你画。”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抬头对视,齐齐笑起来。翟辰走过去,把红了耳朵的高总搂到怀里:“啧,这么喜欢我呀,床上亲亲摸摸还不够,还得画出来回味吗?要不让你拍几张照片,存手机里?”

    高雨笙听到这话,眼睛亮了一下:“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翟辰敲他脑袋,“哪天手机丢了怎么办?”

    “你刚才说的。”高雨笙慢吞吞捂着被敲的地方,委屈巴巴地说。

    翟辰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抬手把高总的精英头揉成了鸡窝。高雨笙也不恼,顶着鸡窝头走过去理了理书架上的画册:“哥哥看过这些吗?”

    “没……”翟辰心虚地望着天花板。

    高雨笙挑眉,随手拿了一册出来:“这些都是小时候画的,病的最严重的时候,就靠着画这些撑过来。我想着,只要不忘记这些,总会找到你的。”

    靠着这点仅存的温暖,才让他撑过了自闭的寒冬。对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如此执着,如果换一个,肯定觉得他是个神经病。幸好,对方是翟辰,是同样把他当做唯一的星星哥哥。

    翟辰叹了口气,抬手把那乱糟糟的毛毛捋顺:“以后不用画了,想要什么回忆哥现给你造。”

    “那,我想要不穿衣服拍照的回忆。”高雨笙一脸认真地说。

    “嘿?蹬鼻子上脸是吧,我看你是皮痒痒了。”

    “……”

    手术过后,恢复成了正常孩子的翟檬檬,开着玛莎拉蒂从幼儿园回来。一路开到了客厅,取下酷帅狂霸拽的儿童墨镜,潇洒地下车。抬头就瞧见自家舅舅和舅妈正在画室里玩亲亲,瞬间又把墨镜戴上了。

    翟大王叹了口气,去找隔壁小朋友飙车了。欲做明君,奈何大明宫变成了酒池肉林,少儿不宜,寡人只能暂作回避。呜呼!

章节目录

临时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绿野千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野千鹤并收藏临时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