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

    萧郁跟林言一起回家的第二天,两人进行了一场大扫除,把家中里里外外收拾了个遍,包括洗这一个月来林言装死人积攒下来的衣服袜子,杯子盘子,抹干净油腻腻的厨房,扔掉忘了浇水而枯死的植物,抢救还活着的几棵仙人球。由于昨晚两人活动太过剧烈,林言腰疼的不行,大部分家务便落在萧郁身上,林言一边切水果一边看那公子哥儿笨手笨脚的忙活,笑的几乎要呛死过去。

    可怜萧郁会读书会品茶会赏画儿弹琴,扫地拖地这活一辈子都没干过,学也学不像,不一会儿功夫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林言用牙签插着一小瓣梨,翘着二郎腿瞧着他家男人,笑嘻嘻的招呼他过来,萧郁刚想数落他懒,不想一块梨递进嘴里,甜丝丝的,再看看他家眉清目秀的小媳妇,脖子上那一串儿诱人的吻痕,一点脾气都没了。

    中午林言做了一桌子菜,特意买了一条剖净内脏的鲜鱼交给萧郁,公子哥捏着他的脸说你也好意思,林言完全不当回事,厚着脸皮回答说上次没享用成萧公子的手艺,这回说什么也得补上。

    萧郁不得要领地刮鱼鳞,抬头扫他一眼:“上次说不爱吃鱼的不是你?”

    林言凑上去咬了咬他的嘴唇:“上次是上次,现在是现在,爷们今天心情好,就想吃公子做的鱼。”

    说完换了副正经表情,认真道上次是我不对,你别放在心上。

    萧郁一笑,用没沾上鱼腥的手背蹭了蹭林言的脸,说我都忘了。

    其实从萧郁拿刀的姿势林言就看出来,真要让这书生下厨,那锅底指不定都得烧出个洞,林言不敢留他一个人掌勺,切葱段时从背后抱着他,一手握着菜刀一手把着萧郁的手,小心翼翼切一小截往后挪一点,呼吸时热气儿都喷在萧郁脖子上。离得越来越近,整个人贴着萧郁的后背,把衣领往下一拽便看见昨晚自己吸吮出的红印,一时脑子发热,换了个地方亲上去,用舌尖细细勾画,不一会便感觉怀里的人一阵阵的颤。

    “这会儿又不饿了?”萧郁深吸口气,把菜刀放到案板上。

    “饿。”林言把脸埋在萧郁颈窝,“先吃你。”

    萧郁闭着眼睛任身后的人不安分的往自己胸膛抚摸,慢慢往下摸到小腹,直逗弄到那半抬头的地方才忍不住回头吻上林言的嘴唇,两个人靠着橱柜拥吻,脸贴脸轻轻磨蹭。

    林言睁眼偷看,只见那张画儿似的脸近在咫尺,清明的目光带着一点情|欲的温度,格外真实。

    从重聚到现在一直忙于身体运动反而没说过几句话,林言愣愣的盯着萧郁,几乎忘了手上的动作。

    “怎么了?”

    林言沉默半晌,突然一手勾住萧郁的脖子,重重的往他身上撞,额头咚的碰在一起。

    “你吓死我了知道么?你他妈死的倒是痛快了,说不回来就不回来,让我怎么办!”林言拽着萧郁的衣襟,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敢再这么玩我一次……”

    萧郁一挑眉毛。

    “你他妈这辈子都别想上我的床!”

    萧郁把手伸进林言衣服里,贴肉抚摸他的胸肌,一边揉弄他胸前最敏感的小点,趁着林言脸红耳热,在耳边轻声道:“晚了,现在这事我说了算,你把自个儿洗干净了等着就行。”

    林言恨恨的又往萧郁脑门撞去,这次磕的力气大了,两个人各自捂着额头,揉着揉着就开始笑。

    厨房里的两人缠着抱着,一道菜硬是做了快两个小时。

    鱼汤端上桌,在林言的技术指导下倒很是成功,鱼肉鲜嫩,汤色乳白,软滑的豆腐块浮在浓汤里,除了葱花和姜片切的难看之外卖相十足。萧郁舀了一勺汤,吹凉了送到林言嘴边,待他咽下去再体贴的替他擦去唇边沾着的一点汤汁。

    互相都失去过,此时的相聚便格外值得珍惜,两人面对面吃饭,筷子偶尔碰到一起都忍不住偷偷扬起唇角,林言提起萧郁刚出现时的别扭,两人说一阵笑一阵,那时萧郁浑浑噩噩,记不清楚最初一段时间的事,林言逐一讲给他听,说到电梯那次近乎强暴的性|爱林言气得狠狠踢他一脚,说完西山的小庙时他们四目相对,良久才相视一笑低头吃饭。

    林言想,仿佛从那时开始,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开始倾向那鬼了。

    自从想起前世的记忆后两人心里都藏了个秘密,第二天一起去了沈家园,订了几把黑漆椅子,博古架,茶几,书案和花瓶,全按照当年段家的样子摆放,硬是在现代装潢风格家里布置出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桌案前一盏落地棉纸台灯,入夜后一点亮便透出着温暖的黄色灯光,白瓷盆里养着睡莲和金鱼,墙壁挂了一溜儿书画,萧郁亲手画的,林言磨墨,偶尔替他揉揉肩膀,低头吻他的侧脸。

    在外林言温和体贴,在朋友面前不拘小节,进了这仿佛时空交错的地界,他只把最乖顺的一面拿出来,轻轻的将恋人唤作萧郎,在这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中给那古代来的书生一个休憩的场所。

    返回人世的最初几个月,林言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萧郁脸上的疲惫,在横穿马路时会被车鸣声惊得一瞬间失神,在店里买东西时会被标签上的简体字和进口零食难住,3d影院在放好莱坞新上映的科幻片,飞船来来去去,地球升起烈焰,石头直冲人脑门砸来,萧郁不问,私下里攥紧了林言的手,手心满是冷汗。

    最有趣的是不管是大街上还是电梯里,他们总会遇见些衣着暴露的女孩子,衣领一直开到胸口,热裤下露出雪白的大腿,萧郁跟她们挤在一起,一个劲往林言身后躲,表情说不出是惊恐还是厌恶,偏偏那帮女孩子见了萧郁总忍不住多看几眼,林言瞧着那古人无所适从的样子,有点想笑,更多的是心疼。

    回家后在书房小憩,林言沏了杯茶递给萧郁,问他是不是不喜欢这个时代,萧郁那时已经剪了头发,露出极英气的一张脸,定了定神,握着林言的手说再给我点时间。

    林言心疼的抱着他说真难为你,萧郁便凑到他耳畔,轻轻的答一句我爱你。

    他们偶尔把做|爱地点从卧室转移到书房,林言发现此时自己竟然不讨厌萧郁在高|潮时喊他逸涵,前生求而不得的急切让他们在交欢时都像换了一个人,凝视对方的眼神贪婪而迷恋,每次近距离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都一阵悸动,放下窗帘,带着挫骨扬灰似的热忱投入每一次欢好。

    这方面的和谐会让人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满足和欣悦里,连林言同学都忍不住问他最近有什么好事,每天笑嘻嘻的合不拢嘴。

    怕萧郁一个人在家无聊,林言开始把他带进学校陪自己听课上自习,他惊讶的发现那书生对现代知识接受的出奇迅速,他开始学着用圆珠笔,写简体字,被女孩搭讪也能从容应对,在下课前提前几分钟溜出教室去食堂抢座位,听过的课他记得比林言还牢,直让林言大呼不公平。

    要知道古时科举考试万里挑一,能在会试中提名的士子都曾经站在某个顶端傲视群雄,学问这玩意光靠努力能达到优秀,但从一票儿优秀的士子们中脱颖而出必定有绝佳的悟性,这一点儿越是跟萧郁相处,林言理解的越透彻,果然不过半年,他已经完全不担心放萧郁一个人出门了。

    然而林言还是喜欢两个人黏在一起,用他的话说就是放他一个人溜达,一圈下来全身能被满校园姑娘的目光看成筛子。

    真他妈操蛋。林言跟萧郁并肩穿过学校的小树林,几个女孩子盯着萧郁看,林言醋劲泛上来,示威似的扣住萧郁的手,狠狠剜了那几个拎暖瓶的姑娘一眼。

    背后响起一阵兴奋的议论声。

    周末一起逛沈家园,段泽是个一辈子看惯了五湖四海珍宝的生意人,一眼就能分出好货次货,萧郁也曾经耳濡目染,记忆一恢复,两人捡漏收古货跟开挂了似的,低买高卖,只要是明中期之前的古物文玩基本从不打眼,久而久之手头也算小有积蓄。

    后来去拍卖会试水,刚开始全凭兴趣,后来发现收藏品比普通玩件赚的多,赌的也刺激,两人夫夫搭档,边玩边扫货,不多时竟然在圈子里有了点名气,

    收藏界就是如此,只要有眼光,再加良好的声誉和人品,很容易混的风生水起。

    在林言快毕业时,他们一起用积蓄开了家古董行,三间大厅的装潢干净大气,兼做玉石和书画生意,偶尔教放寒暑假的孩子们写字下棋,四九城老少爷们自古就爱扎堆玩物件说政治,萧郁为人儒雅温润,礼数周全,一举一动带着股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谦和,时间一长,店主一笔好字一手好琴,待人可亲的名声便传开了,从写毛笔字儿的小孩子到戴着老花镜看青花瓷的老爷子都喜欢他。

    又过了一段时间,林言带着萧郁回了家。

    出柜的过程比他想的容易许多,小年夜那天林言小心翼翼的把萧郁以好朋友的身份介绍给父母,饭桌上一时没注意,像在家一样替萧郁剥虾壳,一个人说话,另一个人就带着笑盯着他看,一举一动颇为默契。

    晚饭后母亲拉林言进卧室,逼问两人的关系,他一下子红了脸,磕磕巴巴说妈怎么看出来的,母亲沉默了好一阵子,说知子莫若母,你从小就不愿跟学校里的女孩接触,我们也差不多猜到怎么回事了。

    说完颇为唏嘘,道幸好没耽误了沈家那小丫头,要不然咱们家真是作孽。

    林言感激的点头,出来便正大光明的拉了萧郁的手,萧郁不知情况,被他吓了好大一跳。

    当晚萧郁陪林家老爷子说了一晚上围棋的攻防布阵和古董鉴赏,林言父亲本就是行内人,痴迷中国古典文化,两人越聊越投机,一局棋先下再讲说到半夜,对他这新进门的姑爷越看越爱,穿着拖鞋在屋里一阵乱翻,把藏着不让朋友看见的上好金骏眉拿出来待客。

    如此回家几趟之后林言在他家老爷子眼里彻底没了地位,萧郁进门刚喊了声爸,老爷子旋风式的卷出来,拉着萧郁往里屋走,一边炫耀最近收了那幅好画,哪个字总也写不好又要讨教,林言拎着水壶进屋添水,嘱咐俩人别熬太晚,老爷子不耐烦的挥手,一叠声出去出去,你又听不懂,把林言气得够呛。

    生活就是如此,跌到谷底后总会慢慢往上爬,经历过生离死别之后两人平静生活,一路顺风顺水,他们的感情越来越好,默契到一个人说上半句,另一个人就能接出下半句,偶尔拌嘴,但好在那公子哥没学会讲粗话,常常只有林言一个人炸毛跳脚,萧郁等他发泄完,一个横抱扔到床上,从额头亲到小腹,林言还想骂,命根子被人一含,整个人没了脾气,只剩抓着萧郁的头发呻|吟的份。

    至于那种事情,林言喜欢背对萧郁跨坐在他腿上,整个人被他圈在怀里,萧郁发烫的胸膛让他充满安全感。萧郁捏着林言的下巴,逼迫他回头,一直吻到唇舌间牵连出细丝,互相都舍不得放开。

    做到累了便趴在床上,任那人伏在自己身后动作,后背与他的胸膛紧紧贴合,那重量和温度让人分外安心。林言双手抓着被单,享受着体内的摩擦,全身一阵阵的舒爽。

    不愧是上一世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们简直是两块拼图,正正好好卡在一起。

    睡到半夜,林言突然醒来,攀着萧郁的脖颈,说可惜咱们上辈子没能好好在一起,萧郁醒不全,迷迷糊糊的搂着他,说那这辈子就更该好好过,咱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林言眼眶忽然潮湿了,用力点点头,说对,咱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窗纱被月光镀上一层明晃晃的光晕,五百年前的月亮,照着五百年后的人。

    所谓从一而终,不离不弃,大概不过如此。

章节目录

挖坟挖出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君子在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子在野并收藏挖坟挖出鬼最新章节